用心赎罪 传承担当——日本一芭蕾舞团六十载演绎“白毛女”

用心赎罪 传承担当——日本一芭蕾舞团六十载演绎“白毛女”

2017-05-23 16:41:30 浏览量:520465

新华社北京5月23日电(记者刘秀玲)5月23日,正在进行第十五次访华之旅的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即将在上海大剧院献上谢幕演出。就在4天前,舞团主演、69岁的日本“喜儿”森下洋子身穿周恩来总理送的舞蹈服,第一次站在了北京人民大会堂的舞台上。到今年,日本人创作的芭蕾舞剧《白毛女》已经在中国演了近60年。

森下洋子常把“昔日之恩,无以为报”这句话挂在嘴边,今年的第十五次访华公演,就是一次感恩之旅。而她的丈夫,同时也是舞剧编导的清水哲太郎则要传递“感谢、赎罪、道歉、忏悔,”他说:“用芭蕾舞《白毛女》给中国观众带去感动,这就是我们日本人的赎罪。”

【白毛女串起几代情】

5月19日,北京人民大会堂森下洋子在舞台上演绎白毛女。(新华社记者朱超摄)

当天的芭蕾舞剧一开场,一群“喜儿”哭喊着涌上舞台,她们的悲惨与痛苦跨过舞台上的卢沟桥,在观众席上蔓延开来,瞬时把人们带回那个艰苦年代。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伴随着熟悉的旋律,日本“芭蕾女神”森下洋子身穿红褂绿裤、舞步轻盈地登场。瞬间,掌声雷动。

白毛女的故事在中国家喻户晓,歌舞剧、影视版《白毛女》感动了几代人,其中也包括日版《白毛女》的创作者、松山芭蕾舞团创始人清水正夫和松山树子。

1952年,周总理向日本赠送一份电影《白毛女》拷贝,清水正夫、松山树子夫妇观看后大受感动,于是创作出世界上第一部芭蕾舞剧《白毛女》,由松山树子担纲出演第一代“喜儿”。

松山芭蕾舞团创始人清水正夫、第一代日本“喜儿”松山树子。(松山芭蕾舞团供图)

1955年,松山树子首次访华,当时周总理对她说:“下次带着《白毛女》,大家一起来。”正是这句嘱托成就了日版《白毛女》首次在华公演。

3年后,松山芭蕾舞团的《白毛女》先后在北京、重庆、武汉、上海举行了公演,所到之处均引起巨大反响。70年代,甚至出现过一批不远万里前来、深夜排队买票的“松山粉”。

1978年来华公演的海报。(松山芭蕾舞团供图)

时光流转,由松山树子、森下洋子婆媳俩倾情演绎的《白毛女》已走过60多个年头。在最新改编的芭蕾舞剧《白毛女》中,清水正夫之子、编导清水哲太郎加入多名“白毛女”,她们与森下洋子共同起舞,以坚定舞姿控诉着旧社会的残酷不公。

【忏悔赎罪彰显担当】

演出前后,清水哲太郎多次提到“赎罪”一词。

19日晚,松山芭蕾舞团演员忘我的演出、完美的灯光和配乐感动了在场数千观众。当一众演员用中文喊出“我们日本人,究竟何时喊出我们的感谢和谢罪?”时,现场爆发出最为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这其中流露的,是对松山芭蕾舞团历史担当的肯定与钦佩。

“我们坚信,正因为我们是真正的日本人,在这里上演芭蕾舞剧新《白毛女》有着巨大意义。”两名松山芭蕾舞团演员的开场词语气坚定。

“一切为了中日友好,这是感谢、谢罪。”森下洋子说。在前辈们工作过的地方表演,她感到“无比幸福”。

松山芭蕾舞团创始人清水正夫曾这样定义自己,他说:“我是最爱中国的日本人,我也是最爱中国文化的日本人,我更是向中国人民谢罪的日本人。”

2008年,这个最爱中国的日本人离世,他的下一代扛起他的历史担当,义无反顾地呵护着日中人民的友谊。

5月19日,田华(中)、森下洋子(左)和清水哲太郎(右)演出结束后紧紧相拥。(新华社记者朱超摄)

1955年,中日三名“白毛女”——歌剧版“喜儿”扮演者王昆、电影版“喜儿”扮演者田华、芭蕾舞剧版“喜儿”扮演者松山树子曾在周总理的召集下齐聚一堂。60多年后,中日“喜儿”再度团聚,田华与森下洋子在舞台上紧紧相拥。在她们身后,是日本年轻舞者演绎的第三代、第四代“白毛女”。

【脚尖连起友谊桥梁】

身为建筑师的清水正夫立志用艺术架起日中友好的桥梁。经过60多年的努力,松山芭蕾舞团几代人演绎的《白毛女》超越历史和社会的隔阂,在两国人民之间架起心灵的桥梁。“芭蕾外交”,也成为中日友好交流史上的一段佳话。

不管在风雨飘摇的动荡年代,还是沐浴春风的新时代,松山芭蕾舞团始终保持着与中国的交流,成为连接中日两国关系的一条纽带。

5月20日,松山芭蕾舞团艺术家们在江苏淮安表演《白毛女》片断,图中舞者是森下洋子。(松山芭蕾舞团供图)

清水哲太郎将这看不见的纽带具象成“喜儿”头上的红头绳。田华说:“这红绳就像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的友谊,永远连在一起。”

清水正夫在《松山芭蕾舞——白毛女》一书中写道:“《白毛女》是任何时代都令人难忘的故事。”如今,清水夫妇倾尽毕生心血打造的芭蕾舞剧《白毛女》,承载着和平与正义的力量代代相传,注定将铭刻在中日友好交流史上。

来源:新华社

热门推荐

微信打开×